辰臣

【凛浪殇】关于吃螃蟹这个问题

#修罗场#

#轻微恶搞#

#occ归我#

 

殇不患很头疼,非常头疼,看着一触即发的两个人,殇不患觉得自己现在跑应该来的及......呃,才怪!像是察觉了他想法,眼睛亮成夜猫的人唰一下把头转向了他,难得武功盖世的殇不患大侠后颈一凉,安静如鸡。

 

事情要从两个时辰前说起,殇不患和浪巫谣两个人正准备露宿荒郊野岭,从天而降一只凛雪鸦,手里拎着两坛酒,一个油纸包,“哦呀?真巧啊!”

 

哪里巧?怎么看都是你有备而来吧,在殇不患腹诽的同时,那边聆牙已经变身完毕了。

 

浪巫谣讨厌凛雪鸦,不仅仅因为他混沌邪恶的处世态度,更因为他与生俱来的直觉告诉他,凛雪鸦这个人会带走他此生最重要的东西,防患于未然,还是砍死吧!

 

局面僵持到这个地步,殇不患想先请凛雪鸦离开,偏偏当事鸦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晃了晃手里的东西,“更深露重,荒郊野外,在下可是带了驱寒的食物来给二位送来,殇大侠这样真是太伤人了。”白发青年神色恹恹,仿佛真的被伤到心里了。

 

“这......”殇不患神色犹豫,看一眼浪巫谣,嚯!脸色黑如锅底,没等殇不患开口剑影闪过,不好,三尺青锋在白发青年面前一寸处堪堪被木剑挡住,殇不患回头看向凛雪鸦,后者无辜眨眨眼,转回头看向浪巫谣不赞同的摇摇头,也就没发现站在他背后的人眼中一抹得意。

 

浪巫谣脸色又黑了三分,但还是收了聆牙和一身杀气。

 

凛雪鸦很聪明长期玩弄人心的他,对于人心的洞察与浪巫谣不同,浪巫谣从直觉来判断人的善恶,他则是从心术,不闪不躲,等着殇不患出手,因为他很清楚只要殇不患不管为了什么,都会阻拦浪巫谣,而浪巫谣是没有办法拒绝的。

 

“这个家伙没安好心,殇不患你知不知道在鬼殁之地他......哎哎哎阿浪别弹!!!”

 

浪巫谣不能让殇不患知道自己在鬼殁之地想卸磨杀驴的事。和凛雪鸦目光对上,彼此眼中都是一闪而过的志在必得。

 

凛雪鸦也不能让殇不患知道在鬼殁之地实力坑浪巫谣的事,开玩笑,这可是掉好感度的,平时气跑殇大侠,他有大把时间追,这会儿要是气跑了,就只能等喝喜酒了,两个人心照不宣的选择沉默。

 

聆牙接收到浪巫谣的想法一同沉默,剩下一个殇不患原地懵逼三百六十度。

 

最后,三个人席地而坐,面对两坛酒,势必两个人要共用一个酒坛,殇不患突然后颈一凉,果不其然,对坐的两个人目光再次焦灼到一起,你们两个......哪里来那么多迷之对视?殇大侠很疑惑,并且每次这种迷之对视过后就是......四道目光加身的殇大侠无奈晃了晃腰间的水囊,“我用这个。”很好,下面看看油纸包里是什么?

 

当看见油纸包着螃蟹的时候,殇大侠为难的看一眼浪巫谣,他知道浪巫谣是不爱吃这种剥壳食物的,因为常年带着护甲的他不喜欢这种油腻感。

 

“哎呀!抱歉抱歉,忘记浪大侠可能不方便吃螃蟹了,真是遗憾,现在这个季节真是东离吃螃蟹的时节,蟹黄饱满,看来浪大侠没有口福了。”烟圈散在空中,修长的手指灵活的开始剥开蟹壳。

 

浪巫谣面色没什么表情,但是聆牙好像听见了浪巫谣的心里骂了一声蠢货,不不不,它肯定是听错了,阿浪怎么会骂人呢!

 

殇不患到底更了解浪巫谣,“巫谣我替你剥好了,说起来我之前也听说东离螃蟹非常美味,这次还真是沾了凛雪鸦的光了。”说完也开始利落的剥螃蟹,浪巫谣笑了,凛雪鸦的笑挂不住了,手指尖一打滑,蟹壳正划伤了食指指尖。

 

“哦吼,凛雪鸦这下我看你也吃不上螃蟹了。”聆牙笑的幸灾乐祸,此时他甚至能感觉到浪巫谣想唱个小曲。

 

“这还真是......”凛雪鸦眉头一皱“也罢了,原来在下今天才是没有口福的那个呀,啧啧啧。”雪绸锦缎的帕子擦了擦指尖血渍和油脂,一脸惋惜。

 

这边兢兢业业给搭档剥螃蟹的殇不患抬头看见他白皙指尖的血痕,歪头想了一下,螃蟹终归是凛雪鸦带来的,总不好让他看着自己吃。

 

“无所谓啊!你的一份我一起剥了呗,又不费事。”

 

“那就多谢殇大侠了”

 

于是老实人殇不患认真的给两人剥了大半夜的螃蟹。

 

聆牙:阿浪你到底看上这个呆子啥了?我让他改改!

评论(11)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