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臣


之前舍友突然问我,那个布袋戏有那么好看吗?我说,挺好看的(安利废,词穷),
舍友又问:“从哪看好?”
我回答:“剑踪吧,不过是闽南语”。
舍友:“我想看谈恋爱的。”
我:“你想看男的和男的谈恋爱,还是男的和女的谈恋爱,还是女的和女的谈恋爱,还是......”
舍友:“Σ( ° △ °|||)这么刺激的吗?我感觉你在驴我。”
我:“你就看剑踪吧,里面的剑雪无名和一剑封禅可甜了。”
 
之后,舍友就自己去看了。
 
今天我觉得,舍友差不多快看到27集,28集了。我现在慌得一批......

一句话毁气氛系列

搞事情!搞事情!搞事情!
 
粉证批发的,一块钱俩!
 
朕没疯!!!!!
 
1. 双邪
一剑封禅:我叫你离开江湖,你肯不肯
剑雪无名:有何不肯
一剑封禅:那你为何还在?
剑雪无名:因为我没有苦境户口
一剑封禅:......
 
2. 岁罗
天罗子:师父,你一直要我自己做选择,但生命曾几何时,是人自己能做得了主的?
(旁白:掺着痛彻心扉的笑,苦的让人掩耳,满目雪苍苍的白梅花,成了吊丧的灰彩。哪里来的幸福?哪里来的希望?......)
希望:找到我?不存在的!
 
3. 漠御
御不凡:绝尘,你终于来了,我好怕你来,又好怕你不来。
漠刀绝尘:……嗯,那我回去了。
 
4. 最绮
最光阴:你成全了自己,湖海不留憾恨,那我呢?我能寻着心口的跳动,进入你的梦境中,与你一起共梦吗?
时间城主:我觉得,可能不行。
 
5. 吞雪
吞佛童子:剑雪无名,为吾下地狱吧
剑雪无名:不下,滚!

猜成语第二弹【持续搞事】

我是真粉!!!!!

依旧不会打标签(́安◞౪◟排‵)


1. 兄弟情深
帝龙胤:自从加入了御天五龙,我真实感受到了什么叫......
云忘归:c位出道?
君奉天:五三,十遍
云忘归:......
2. 乐不思蜀
玉逍遥:儒门伙食一定很好,奉天都......了
地冥:满脸横肉
君奉天:....
玉离经:心,心宽体胖?
君奉天:五三,十遍
玉离经:亚父,吾错了!!!
3. 父慈子孝
弃天帝:吾和朱武
苍:家暴现场
(弃天帝摊开了双手)
4. 一见如故
罗喉:我们第一次见面,两个人都是......
黄泉:开山鼻祖
5. 炯炯有神
黄泉:我的眼睛真是......
罗喉:凿壁借光?
(系统提示:你的兔子提起了枪)
6. 师徒情深
天罗子:吾和师父真是...
玄嚣:攻受分明
太岁:......
7. 文武双全
拂樱斋主(指指自己):吾本人
枫岫主人:暴力娇花
拂樱斋主:信不信切号给你看
8. 嫉恶如仇
素还真:一页书前辈的性格一向是......
谈无欲:说打就打
一页书os:好像没什么不对,但还是好想莲花圣路开天光怎么办?
9. 其乐融融
冰王:吾冰楼一家
宫无后:一波团灭
10. 真才实学
素还真:劣者多年来为武林排排忧解难靠的都是......
谈无欲:坑蒙拐骗
屈世途:说的好有道理,竟一时间无法反驳。

猜成语【搞事情】

标签不一一打了,跟风渣作,轻拍


1.情真意切
朱武:我对萧兄真是…
萧中剑:死缠烂打
朱武:QAQ
2.爱护有加
雪爵:老大对小月
蝴蝶君: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逆神旸:逆神决——!
3.普度众生
玉菩提:我创建天佛原乡的本意是
百岫嶙峋:暴力拆迁
天罗子:传销洗脑
4.儿孙满堂
阎王:本王
玄膑:呵呵
玄同:无力吐槽
玄造:黑成锅底?
5.风景如画
素还真:我家
谈无欲:天天被炸
6.慈悲心肠
素还真:佛门高僧大多数都…
屈世途:十分暴力
秦假仙:秀发飘逸
步香尘:颜值爆表
7.金光闪闪
央千澈:倦收天看起来…
原无乡:重如泰山
倦收天:好友你……
8.猛虎吓山
北狗:我挥舞起骨刀大杀四方,气势犹如…
绮罗生:狗急跳墙
9.高贵神秘
画眉:我哥哥第一眼给人一种…感觉
鸠神练:gay里gay气
10.殊途同归
一步莲华:吞佛童子与一剑封禅
剑雪无名:马上要秃
封禅/吞佛:……

骨生花

#阕声云舵# #无cp#
  阿桃在树上坐了很久,直到最后一丝阳光离开大地,她才拧了个身子缩回树干里睡去,梦里是僧人悲怜的目光,她开心的向人跑过去,准备告诉僧人自己能完完整整背下一整部心经的时候,僧人的头颅滚到了她的脚下,化成白骨,散入尘埃。
  “禅师!!!”
  梦里惊醒,泪痕犹在,四下寂静不闻一丝声响,这萧山终究只剩她一个人了,不,还有地下的一架尸骨。
  阿桃一直以为自己是一只桃树精,因为她不能离开桃树太远,桃树下埋着一具女人的尸体,尸体腐烂后,阿桃出现了,阿桃出现的时候,树林里满地的尸体都腐烂了,烂的只剩下骨头,她就坐在骨堆上呆愣愣的拿着两个手指骨抛着玩,抛着抛着,抛丢了,不见了。
  丢了的骨头砸在了路过的僧人身上,红色裟衣的僧人捡起骨头,道了一声“阿弥陀佛”,便就地将骨头埋在了土里。阿桃看着僧人做完这一切,歪歪头,捡起另外的骨头向僧人砸去,只不过这一次她被发现了,下意识的准备跑的时候,被佛门绝招拍在地上。灰头土脸的爬起来,再次呆愣愣的看着僧人,这次不敢跑了。
不过,僧人没有拍散她的魂魄,只是用无波的眼神打量一番阿桃后,将她从地上扶起来,转身离开。
  赶路的僧人终于在阿桃可以活动的最大限度内停了下来,阿桃暗暗松了一口气,手里还拿着一根白骨。
“姑娘,因何跟着贫僧?”
  将白骨递给僧人,“你,可以再像刚才一样做吗?”僧人愕然,随即将白骨埋在脚下的土地,漂亮的小姑娘咧嘴一笑,转身跑回去,不一会儿回来时抱了满怀的骨头给人埋,僧人无奈……
  晨曦升起的时候,阿桃从树上跳下来,趴在地上像是小女儿伏在父亲膝盖上,听着一段故事,同样的动作她也曾在僧人打坐时做过,只不过那个时候僧人没有讲故事,只是用低低的声音念着一段经文。
   日夜听着僧人诵经,渐渐的,阿桃不在受限于桃树,她可以跟着僧人化缘,可以在僧人回到天佛原乡后,在佛乡外围听钟声,可以等到僧人再次从佛乡出来,接过他作为礼物的佛经。
  “我叫阿桃,因为我住在桃树上,禅师禅师,你呢?”
  “阕声云舵,一阕之声,甘愿作为云间舵手。”
僧人杀了很多人,很多婴儿,阿桃不明白僧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在僧人身后跟着,看着僧人取出婴儿的骨头,然后带着满身伤,去下一个地方,再添一些伤。
“禅师,你不喜欢杀人,对吗?”
“阿弥陀佛”
“禅师,阿桃可以帮你吗?阿桃不怕杀人。”
“阿弥陀佛”
最后,她被僧人送到了萧山,不久后,背着骨筐的人送来了僧人的遗骨,埋在了萧山的桃树下,捡骨人离开了,山鬼消失了,山神离开了,整座萧山只剩下她。她不是什么桃树精,只是森森白骨中,凭借天地灵气所滋养出的一朵骨上花,原本就是应该睡在白骨上的,在初见佛气盈身的僧人时,可以不在凭借白骨来维持自己的生命……
趴在地上的人,闭上眼再次沉沉睡去。越缩越小,直到化作掌心大小的一朵白花,花瓣四散飘落。
谁怜骨上花,不是诵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