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臣

我实名制给大江山二五仔组打call

 
好友:石距,约不?
 
我:约,你上鬼切呗?
 
好友(复杂脸):你确定?
 
我:想看漂亮小哥哥
 
好友:好吧!小哥哥他阿叔
 
我:得咧!小哥哥他阿爸
 
石距车翻车......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奈何桥
 
好友(尬笑):哈哈哈,这孩子有点激动,第一次这么......呃,哎呀!对长得好看的孩子不要那么苛刻啦
 
我:我觉得吧,他和我家茨木有共同语言,放我结界里交流一下?
 
好友:啥共同语言?如何送全家升天?
 
我:不然呢?难道是讨论一下鬼手的归属权问题吗?

突然报社系列

1.报复社会
2.报复好友的设定
3.不要问正文在哪,看看设定就好了,正文又不能吃,occ轻喷,!
4.珍爱生命,远离flag
5.朕没疯!!!!
 
 
设定
 
落魄本丸:前任审神者灵力强大,心理变态,喜好听刀剑碎裂的声音而恶意碎刀,但其与时政高层有交易,一直没有受到制裁,后被髭切所杀,继任审神者到来后受排挤举家迁往偏僻地方,生活拮据,所剩刀剑只剩8振,6振是新刀,练度不高,分别是莺丸、鸣狐、五虎退、乱藤四郎、秋田藤四郎、山姥切国广。两振中等练度的太刀,髭切,膝丸。资源自上任审神者死后资源匮乏,加之继任审神者灵力被削,堪堪维持生计。
 
审神者:来自唐国世家,原来时政公务员,灵力一流,后被灌了灵力抑制剂消去八成灵力,成为菜鸡中的佼佼者,贬到落魄本丸(不是暗黑),手中有时政某高层的黑暗交易(背地里包庇恶意碎刀的审神者)。接手本丸后与髭切相恋,后来被膝丸下毒失去反抗能力最后为了救莺丸被逼承认莫须有的碎刀罪名,受万人唾弃,继而被时政下令处死,要害中枪跌入大海,尸骨无存。
 
髭切:暗杀前任审神者后走向暗堕,继任审神者相处4个月后相恋,因为继任审神者一再透支本就微弱的灵力来净化暗堕,却依旧以失败告终,选择自行跳了刀解池,4个月相恋2月相守,审神者唯一的爱人。
 
膝丸:继任审神者最宠爱的一振刀,不排除髭切的原因,不知髭切刀解原因,与审神者生出芥蒂,受时政黑手高层蒙蔽,以为是审神者亲自刀解濒临暗堕的髭切,来掩人耳目,被蛊惑在继任审神者茶里下了土蜘蛛的蛛丝毒。后从鸣狐处知道髭切刀解真相后,自我流放(刀解池自髭切死后被封),不知所踪。
 
莺丸:资历不老辈分大,审神者最尊敬的一振刀,最后被黑手高层所抓用来威胁审神者,逼其在时政调查组面前承认莫须有的虐刀罪名,否则将看见莺丸的人头。最后在悬崖高地上亲眼看见审神者惨死,后被放回本丸,日日枯坐房内,一直到灵力耗尽陷入沉眠,终没有再碰过茶。
 
山姥切国广:本丸的养家担当,在审神者出事前被送去修行,审神者的“闺中密友”(话少),修行回来时,审神者已故,本丸易主,未曾再被重视,自己也选择低调。
 
鸣狐:整个事件唯一从头到尾的知情者,变故陡生之时,被审神者与五虎退、乱藤四郎、秋田藤四郎一起藏在刀解池所在的房间,在审神者死后将真相告知受骗的膝丸,本丸易主后,淡出人群,鲜少出门。
 
五虎退、乱藤四郎、秋田藤四郎:天真无邪的短刀,事变后一直等审神者回来,直到本丸易主,希望破碎。

本丸第一爱抖露是吧!

三连锻都是自己,是吧!

都!是!自!己!

我再让你锻刀!!!

我就是个棒槌!!!!!

宗三,给阿鲁几锤他!!!

锤爆!!!!!!!!


之前舍友突然问我,那个布袋戏有那么好看吗?我说,挺好看的(安利废,词穷),
舍友又问:“从哪看好?”
我回答:“剑踪吧,不过是闽南语”。
舍友:“我想看谈恋爱的。”
我:“你想看男的和男的谈恋爱,还是男的和女的谈恋爱,还是女的和女的谈恋爱,还是......”
舍友:“Σ( ° △ °|||)这么刺激的吗?我感觉你在驴我。”
我:“你就看剑踪吧,里面的剑雪无名和一剑封禅可甜了。”
 
之后,舍友就自己去看了。
 
今天我觉得,舍友差不多快看到27集,28集了。我现在慌得一批......

一句话毁气氛系列

搞事情!搞事情!搞事情!
 
粉证批发的,一块钱俩!
 
朕没疯!!!!!
 
1. 双邪
一剑封禅:我叫你离开江湖,你肯不肯
剑雪无名:有何不肯
一剑封禅:那你为何还在?
剑雪无名:因为我没有苦境户口
一剑封禅:......
 
2. 岁罗
天罗子:师父,你一直要我自己做选择,但生命曾几何时,是人自己能做得了主的?
(旁白:掺着痛彻心扉的笑,苦的让人掩耳,满目雪苍苍的白梅花,成了吊丧的灰彩。哪里来的幸福?哪里来的希望?......)
希望:找到我?不存在的!
 
3. 漠御
御不凡:绝尘,你终于来了,我好怕你来,又好怕你不来。
漠刀绝尘:……嗯,那我回去了。
 
4. 最绮
最光阴:你成全了自己,湖海不留憾恨,那我呢?我能寻着心口的跳动,进入你的梦境中,与你一起共梦吗?
时间城主:我觉得,可能不行。
 
5. 吞雪
吞佛童子:剑雪无名,为吾下地狱吧
剑雪无名:不下,滚!

猜成语第二弹【持续搞事】

我是真粉!!!!!

依旧不会打标签(́安◞౪◟排‵)


1. 兄弟情深
帝龙胤:自从加入了御天五龙,我真实感受到了什么叫......
云忘归:c位出道?
君奉天:五三,十遍
云忘归:......
2. 乐不思蜀
玉逍遥:儒门伙食一定很好,奉天都......了
地冥:满脸横肉
君奉天:....
玉离经:心,心宽体胖?
君奉天:五三,十遍
玉离经:亚父,吾错了!!!
3. 父慈子孝
弃天帝:吾和朱武
苍:家暴现场
(弃天帝摊开了双手)
4. 一见如故
罗喉:我们第一次见面,两个人都是......
黄泉:开山鼻祖
5. 炯炯有神
黄泉:我的眼睛真是......
罗喉:凿壁借光?
(系统提示:你的兔子提起了枪)
6. 师徒情深
天罗子:吾和师父真是...
玄嚣:攻受分明
太岁:......
7. 文武双全
拂樱斋主(指指自己):吾本人
枫岫主人:暴力娇花
拂樱斋主:信不信切号给你看
8. 嫉恶如仇
素还真:一页书前辈的性格一向是......
谈无欲:说打就打
一页书os:好像没什么不对,但还是好想莲花圣路开天光怎么办?
9. 其乐融融
冰王:吾冰楼一家
宫无后:一波团灭
10. 真才实学
素还真:劣者多年来为武林排排忧解难靠的都是......
谈无欲:坑蒙拐骗
屈世途:说的好有道理,竟一时间无法反驳。

猜成语【搞事情】

标签不一一打了,跟风渣作,轻拍


1.情真意切
朱武:我对萧兄真是…
萧中剑:死缠烂打
朱武:QAQ
2.爱护有加
雪爵:老大对小月
蝴蝶君: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逆神旸:逆神决——!
3.普度众生
玉菩提:我创建天佛原乡的本意是
百岫嶙峋:暴力拆迁
天罗子:传销洗脑
4.儿孙满堂
阎王:本王
玄膑:呵呵
玄同:无力吐槽
玄造:黑成锅底?
5.风景如画
素还真:我家
谈无欲:天天被炸
6.慈悲心肠
素还真:佛门高僧大多数都…
屈世途:十分暴力
秦假仙:秀发飘逸
步香尘:颜值爆表
7.金光闪闪
央千澈:倦收天看起来…
原无乡:重如泰山
倦收天:好友你……
8.猛虎吓山
北狗:我挥舞起骨刀大杀四方,气势犹如…
绮罗生:狗急跳墙
9.高贵神秘
画眉:我哥哥第一眼给人一种…感觉
鸠神练:gay里gay气
10.殊途同归
一步莲华:吞佛童子与一剑封禅
剑雪无名:马上要秃
封禅/吞佛:……

骨生花

#阕声云舵# #无cp#
  阿桃在树上坐了很久,直到最后一丝阳光离开大地,她才拧了个身子缩回树干里睡去,梦里是僧人悲怜的目光,她开心的向人跑过去,准备告诉僧人自己能完完整整背下一整部心经的时候,僧人的头颅滚到了她的脚下,化成白骨,散入尘埃。
  “禅师!!!”
  梦里惊醒,泪痕犹在,四下寂静不闻一丝声响,这萧山终究只剩她一个人了,不,还有地下的一架尸骨。
  阿桃一直以为自己是一只桃树精,因为她不能离开桃树太远,桃树下埋着一具女人的尸体,尸体腐烂后,阿桃出现了,阿桃出现的时候,树林里满地的尸体都腐烂了,烂的只剩下骨头,她就坐在骨堆上呆愣愣的拿着两个手指骨抛着玩,抛着抛着,抛丢了,不见了。
  丢了的骨头砸在了路过的僧人身上,红色裟衣的僧人捡起骨头,道了一声“阿弥陀佛”,便就地将骨头埋在了土里。阿桃看着僧人做完这一切,歪歪头,捡起另外的骨头向僧人砸去,只不过这一次她被发现了,下意识的准备跑的时候,被佛门绝招拍在地上。灰头土脸的爬起来,再次呆愣愣的看着僧人,这次不敢跑了。
不过,僧人没有拍散她的魂魄,只是用无波的眼神打量一番阿桃后,将她从地上扶起来,转身离开。
  赶路的僧人终于在阿桃可以活动的最大限度内停了下来,阿桃暗暗松了一口气,手里还拿着一根白骨。
“姑娘,因何跟着贫僧?”
  将白骨递给僧人,“你,可以再像刚才一样做吗?”僧人愕然,随即将白骨埋在脚下的土地,漂亮的小姑娘咧嘴一笑,转身跑回去,不一会儿回来时抱了满怀的骨头给人埋,僧人无奈……
  晨曦升起的时候,阿桃从树上跳下来,趴在地上像是小女儿伏在父亲膝盖上,听着一段故事,同样的动作她也曾在僧人打坐时做过,只不过那个时候僧人没有讲故事,只是用低低的声音念着一段经文。
   日夜听着僧人诵经,渐渐的,阿桃不在受限于桃树,她可以跟着僧人化缘,可以在僧人回到天佛原乡后,在佛乡外围听钟声,可以等到僧人再次从佛乡出来,接过他作为礼物的佛经。
  “我叫阿桃,因为我住在桃树上,禅师禅师,你呢?”
  “阕声云舵,一阕之声,甘愿作为云间舵手。”
僧人杀了很多人,很多婴儿,阿桃不明白僧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在僧人身后跟着,看着僧人取出婴儿的骨头,然后带着满身伤,去下一个地方,再添一些伤。
“禅师,你不喜欢杀人,对吗?”
“阿弥陀佛”
“禅师,阿桃可以帮你吗?阿桃不怕杀人。”
“阿弥陀佛”
最后,她被僧人送到了萧山,不久后,背着骨筐的人送来了僧人的遗骨,埋在了萧山的桃树下,捡骨人离开了,山鬼消失了,山神离开了,整座萧山只剩下她。她不是什么桃树精,只是森森白骨中,凭借天地灵气所滋养出的一朵骨上花,原本就是应该睡在白骨上的,在初见佛气盈身的僧人时,可以不在凭借白骨来维持自己的生命……
趴在地上的人,闭上眼再次沉沉睡去。越缩越小,直到化作掌心大小的一朵白花,花瓣四散飘落。
谁怜骨上花,不是诵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