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臣

【浪殇】

 #小白文笔预警#

#附赠小剧场#

 

浪巫谣是殇不患顺带脚从西幽皇宫里抢出来的。

 西幽公主迷恋上一位乐师的事情早就成为大街小巷、市井之间的谈资,殇不患未曾想过自己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这位西幽的名人,锁链加身的少年跪坐在地上,橘色的长发有些凌乱,抬头看向自己的目光凛冽如刀却又瞬间变为好奇。两个人就这么对视了很久,久到氛变得尴尬,当然,尴尬的只有殇不患,浪巫谣像是能看穿他所有的想法,率先错开的目光。

 身后追兵的脚步以及破空的箭矢,提醒着两个现在的处境九死一生,“你忍着点,劈开锁链可能有点疼。”没有多余的解释,也没有多余的疑问,只等浪巫谣点完头,浑然的剑气就切断锁链,同时也划伤了乐师的手指。

 禁卫军将宫殿的大门包的水泄不通,“这下难办了”青年剑客有些烦躁,此时泠然弦音响起,剑客回头,看见了怀抱的琵琶的乐师眼色冷如九幽寒冰,那是......看死人的眼神。

 歌声起,空灵悠远,宛如天籁,众人眼前所见竟然是仙气环绕的琅嬛福地,舞于半空的乐姬身姿曼妙,纤腰不盈一握,双腿颀长水润,秀足一步一生莲,玉颈下的酥胸半露,正当禁卫军众人沉迷没人无法自拔的时候,美人朱唇轻启:“你们,该死”。刹那间,琅嬛福地轰然坍塌,露出脚下红莲地狱,面前美人玉肌腐烂,夜叉撕破美人面皮,红颜瞬间枯骨的惊恐让数百禁卫军连反抗都放弃,争先逃窜,数道音刀回旋,所到之处血溅三尺,残尸断臂。

 殇不患回神,乐师琵琶撑地半跪在他不远处,额上细密的汗珠昭示着主人快要脱力的事实上,顾不得过多的怜悯,背起乐师的剑客踩着一路的鲜血一口气跑了几十里。三天后,西幽举国发布了追捕逆贼殇不患的通缉令。

 躲过一轮又一轮追杀,两个人的同行也就顺理成章,喋喋不休的器灵经常代替寡言的乐师开口,两人一琵琶的组合在一起成为搭档。浪巫谣从未觉得他和殇不患会分开,他听着聆牙和殇不患说话,这样很好,殇不患很好,他见过万千人,窥视万千人心底最深的欲望,只有殇不患很好,特别好,好到不用他开口,不用他解释任何事,包括自己手上的人命。

 走遍西幽关山万里,大街小巷,仿佛就可以一直这样下去。

 如果某一天醒来,没有剑客不告而别的书信,也许真的可以一直这样下去。


————

小剧场

多年以后异国,浪殇二人偶遇已为人父母的护印师夫妇

丹翡:殇大侠,好久不见,当年您不告而别,我夫妻二人都没有好好的为您践行

殇不患:哎呀!我这个人最不擅长告别了【转向浪巫谣】你看,我当时对你不告而别也是因为自己不擅长,以后可以不生气了吧!

聆牙:阿浪怎么舍得生你的气?他是气自己呢!

殇不患:啊嘞?!

聆牙:他是生气自己在床上不够给力,否则你第二天还能有力气跑东离这么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疼疼疼!!

殇不患:……

丹/卷:好像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

评论(1)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