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臣

鹤丸国永!!!出来挨揍!!!!

#先把鹤丸打一顿#


今天是膝丸来到这个本丸的一年纪念日,作为审神者最疼的一振刀,膝丸在这个本丸算是拉足了仇恨,不过也没办法,毕竟审神者卡这振刀卡到求爷爷告奶奶,恨不得把髭切卖了来隔空威胁膝丸。


膝丸是个很好很好的刃,单纯程度和小短刀有的一拼,虽然有时候耿直的一批,但是这不妨碍审神者对他的疼爱。所以,今天这个比较特别的日子里,审神者是准备给膝丸一个惊喜的,至于惊喜是什么……


审神者看了一眼对面坐着的鹤丸,惊喜!惊吓!差不多……吧。


“主觉得膝丸殿最想要什么?”


鹤丸捧着茶杯,样子还挺正经,如果忽视他亮成灯泡似的眼睛,这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是怎么来的吗?


“膝丸想要什么?膝丸能想要什么嘛?”


膝丸不爱钱,不爱玩,不爱喝茶,也不爱吃东西,更不爱惊吓,膝丸能想要什么?审神者抓一把自己的头顶,心疼的看着掌心的头发,迟早要秃。


“主上想想膝丸殿天天念叨的?”鹤丸挑眉一笑,审神者顿悟,回之嘴角疯狂上扬。


……


“鹤,你行不行?”


“阿鲁几放心,别动!别动!!”


“鹤啊,我跟讲,今天要是成功了,我就以后把你当我姥爷一样。”


“…请问阿鲁几你是怎么对你姥爷的?”


“我也不知道,他老人家过世早我没见过。”


“……”


长谷部见到审神者的时候,鹤丸的脸扭曲像晒化了的蛋糕一样坐在审神者旁边,屋子里盈着淡淡墨香刚,想压下一头疑惑,转头又看到面纱遮脸的审神者。


“主,你这是……”


“咳!我试试这个面纱透不透气”


长谷部:???

鹤丸:噗——哈哈哈哈哈嗝


“不说这个了,长谷部你有事情吗?”


“啊?哦,髭切殿带远征部队回来了,膝丸殿,三日月殿,一期殿,歌仙殿以及小夜都在传送器那里等您。”


妙啊!正中下怀啊!


审神者拉着长谷部匆匆赶往庭院,同时还不忘回头接收到鹤丸一个坚定的眼神。


赶到传送器的时候,膝丸正和髭切说着什么,审神者按按握了握拳头,一咬牙一跺脚,气沉丹田,贯注全身,堪比唢呐的音量破口而出:


髭!!!!!!切!!!!!!


捂耳朵的髭切,回头就看到带着面纱的审神者,和头发都立起来的长谷部,无辜的眨眨眼,“家主这是?”


“我要问你两个字。”


“哦呀?是什么字?”


“唐国字”


但见审神者一把扯掉脸上面纱,脸上赫然露出来两个大字,一边一个,惊的膝丸差点扔了手里的本体,一旁的歌仙不忍直视,索性扭头抖成筛子的山姥切裹成一个被被,至于一期一振与三日月已经对脸懵逼了。


髭切抬起修长的手指,冰凉的指尖戳了戳审神者左脸,又戳了戳右脸,对人露出个可怜的微笑。


薄唇一开一合吐出两个字!


“漆丸”


纳尼?

审神者呆滞当场!


“家主,您……”膝丸一脸复杂递上出鞘的本体,亮可鉴人的刀身清清楚楚的映着两个字:漆丸。


“鹤丸国永!!!!!你给我出来挨揍!”


二楼窗子上的白色付丧神翻进屋内就没影了。


“啊啊啊啊!我不是很会写唐国文字啊!”


“谁给我抓住那只鹤,我免他三个月各种当番!”


“阿鲁几,你说把鹤当你姥爷的!!!”


“我这就送你去见他老人家!”


膝丸:……


评论(7)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