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臣

骨生花

#阕声云舵# #无cp#
  阿桃在树上坐了很久,直到最后一丝阳光离开大地,她才拧了个身子缩回树干里睡去,梦里是僧人悲怜的目光,她开心的向人跑过去,准备告诉僧人自己能完完整整背下一整部心经的时候,僧人的头颅滚到了她的脚下,化成白骨,散入尘埃。
  “禅师!!!”
  梦里惊醒,泪痕犹在,四下寂静不闻一丝声响,这萧山终究只剩她一个人了,不,还有地下的一架尸骨。
  阿桃一直以为自己是一只桃树精,因为她不能离开桃树太远,桃树下埋着一具女人的尸体,尸体腐烂后,阿桃出现了,阿桃出现的时候,树林里满地的尸体都腐烂了,烂的只剩下骨头,她就坐在骨堆上呆愣愣的拿着两个手指骨抛着玩,抛着抛着,抛丢了,不见了。
  丢了的骨头砸在了路过的僧人身上,红色裟衣的僧人捡起骨头,道了一声“阿弥陀佛”,便就地将骨头埋在了土里。阿桃看着僧人做完这一切,歪歪头,捡起另外的骨头向僧人砸去,只不过这一次她被发现了,下意识的准备跑的时候,被佛门绝招拍在地上。灰头土脸的爬起来,再次呆愣愣的看着僧人,这次不敢跑了。
不过,僧人没有拍散她的魂魄,只是用无波的眼神打量一番阿桃后,将她从地上扶起来,转身离开。
  赶路的僧人终于在阿桃可以活动的最大限度内停了下来,阿桃暗暗松了一口气,手里还拿着一根白骨。
“姑娘,因何跟着贫僧?”
  将白骨递给僧人,“你,可以再像刚才一样做吗?”僧人愕然,随即将白骨埋在脚下的土地,漂亮的小姑娘咧嘴一笑,转身跑回去,不一会儿回来时抱了满怀的骨头给人埋,僧人无奈……
  晨曦升起的时候,阿桃从树上跳下来,趴在地上像是小女儿伏在父亲膝盖上,听着一段故事,同样的动作她也曾在僧人打坐时做过,只不过那个时候僧人没有讲故事,只是用低低的声音念着一段经文。
   日夜听着僧人诵经,渐渐的,阿桃不在受限于桃树,她可以跟着僧人化缘,可以在僧人回到天佛原乡后,在佛乡外围听钟声,可以等到僧人再次从佛乡出来,接过他作为礼物的佛经。
  “我叫阿桃,因为我住在桃树上,禅师禅师,你呢?”
  “阕声云舵,一阕之声,甘愿作为云间舵手。”
僧人杀了很多人,很多婴儿,阿桃不明白僧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在僧人身后跟着,看着僧人取出婴儿的骨头,然后带着满身伤,去下一个地方,再添一些伤。
“禅师,你不喜欢杀人,对吗?”
“阿弥陀佛”
“禅师,阿桃可以帮你吗?阿桃不怕杀人。”
“阿弥陀佛”
最后,她被僧人送到了萧山,不久后,背着骨筐的人送来了僧人的遗骨,埋在了萧山的桃树下,捡骨人离开了,山鬼消失了,山神离开了,整座萧山只剩下她。她不是什么桃树精,只是森森白骨中,凭借天地灵气所滋养出的一朵骨上花,原本就是应该睡在白骨上的,在初见佛气盈身的僧人时,可以不在凭借白骨来维持自己的生命……
趴在地上的人,闭上眼再次沉沉睡去。越缩越小,直到化作掌心大小的一朵白花,花瓣四散飘落。
谁怜骨上花,不是诵经人。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