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臣

醉酒的膝丸要上天

#醉酒梗#


  今天审神者外出后是在深夜回到本丸的,提着灯笼的近视眼审神者,没等敲门,就被吊在门口的人形不明物体吓了一个趔踞,不由得扶额!


  “鹤丸,你是不是又作妖了?”

  “呜呜呜呜……”

  呦呵还把嘴堵上了?

  “又吓粟田口的小短刀,被一期收拾了?”

  “呜呜呜”

  不是?

  “在菜地挖坑,被极化大咖喱教做人了?”

  “呜呜呜”

  “也不是?不是你咋还挣扎的起来了?平时不都是无所畏惧吗?我跟你讲你这个姿势掉下来,肯定脸先着地。”

  不知道是不是最后一句话管用了,“鹤丸”不动了,僵住了,嗯?好像哪里不对?

  将灯笼举眼前一看,

  嚯——那么老大的一个生无可恋的膝丸!

  “膝丸!你怎么被吊这了?谁干的?是不是鹤丸?鹤丸国永!!!你给我出来挨揍。”

  “呜呜呜呜”【我想说话】

  ……

  折腾半天总算是给刃放下来了,整个刃像个大型犬一样,蹲在墙角。

  ……

“膝宝啊!这是怎么了!谁给你吊这里了?”

“是…阿尼甲”得嘞,要哭!

  唉,审神者觉得今天叹气的次数比自己一个月叹气的次数都多。

  髭切也是的,怎么一天天的就怼他这个傻弟弟,一天给人换八个名也就罢了,内番还都是膝丸自己承担,知道的是家里有个膝丸,不知

知道的还以为是长谷部染了头发呢!

  摸摸薄绿色的脑袋,有点心疼。

“走吧,跟我进去。”

   跟在身后的大型犬耷拉着头,颓废的想让人给他个抱抱,然后审神者就真的给了一个抱抱,

  膝丸僵住了!

  刚出门的平野僵住了!

  没出门的髭切捏裂莺丸的茶杯僵住了!

  莺丸心疼的僵住了!

“哦呀~阿鲁几回来了?”奶油金色头发的付丧神,笑的眯起了眼,目光却直直的落在膝丸身上,膝丸快僵成棺材板了,审神者刚想拍拍他的肩,让他放松点,下一秒他就同手同脚的挪,对是同手同脚的挪到审神者身后,意图把自己藏起来。

  179的膝丸,153的婶婶

  审神者:……髭切你看给孩子吓的!

“小姑娘这么晚才回来了,没赶上本丸的宴会呢!”髭切放下茶杯,起身走向审神者,他每靠近一点,身后的人就缩一点,直逼180的付丧神能把自己完全藏在153的审神者身后,也是个本事!

  不过……“宴会?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审神者蹙眉想了好一会儿,站在廊下的平野出声提醒,“今天是您就任一周年。大家想庆祝一下,没想到您今天就回来了呢,不过宴会结束了,好可惜。”小短刀扁扁,又开心的笑着说:“不过您今天回来了,明天大家一定会很高兴的。”

  小短刀都是小天使,不接受反驳!!

  话题转回来,局面开始有些尴尬,髭切站在审神者面前,膝丸缩在审神者身后。对于这个老鹰抓小鸡的局面,首先打破的人是喝茶的太爷爷。

  “膝丸殿看来是酒醒了。”温润的莺色眼睛含满了笑意,和瞬间黑脸的髭切形成了鲜明对比。

  “阿…阿阿尼甲,我我我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审神者:喵喵喵???

  髭切黑着脸,一把拦住审神者的腰,转个身把人放自己身后,拖着惨兮兮的膝丸去了手合场。

  而后从莺丸和平野的叙述中,得知了宴会上膝丸的行为如下:喝了一杯酒后,面色爆红,你要说有多红,太爷爷友情指路大包平的头发。

“宴会进行到一半,膝丸已经醉的不要不要的了,但是,他坐的非常端正,以至于,没有刃发现他的不一样,髭切殿都没发现。之后,膝丸放下杯,就开始盯着三日月看,看了好一会儿,看的三日月一脸懵逼,突然,拍桌而起,当时吓的髭切筷子都掉了。”莺丸同情的看了手合室一眼。

“全本丸的刃当天都看见膝丸殿,围着三日月殿开始转圈,边转还边说自己是个狼人,还要嗷嗷嗷两声。髭切殿当时脸色黑的,就好像大俱利殿的皮肤。”平野努力忍笑,“说起来,膝丸殿当时好像还说一句话,什么来着?”

  “我是个狼人,我比狠人多一点。”莺丸补充。

  审神者:……膝宝,怪婶没教好你。

  “不过,为什么要把膝丸嘴堵上?”

  一时间世界安静如鸡,审神者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个就是……膝丸转啊转的,眼看要成功的把微醺的三日月殿转晕了,这个时候,小狐丸殿不高兴了,想把三日月殿带远一点,至少离膝丸殿远一点,这个时候……这个时候…”

  “平野你要不要笑一会儿,我觉得你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莺丸放下茶杯,意味深长的看了审神者一眼,继续说:“这个时候,膝丸殿指着三日月殿和小狐丸殿大喊了一声,‘我也是有阿尼甲的刃,虽然他是老年痴呆,但是我依然爱他’,然后他就被脸色黑成锅底的髭切殿,一个飞踹踹出了大广间。嗯,脸朝下落地。”

   膝丸,你阿尼甲也爱你,虽然你是个傻的!但是至少他没有手刃了你。

 


评论(10)

热度(69)